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学作品

【红色故事我来讲】中秋,我在他乡挺好的

时间: 2022- 09- 08 信息来源: 本站 作者: 陈钰琴 摄影: 陈钰琴 字号:[ ]

云天收夏色,木叶动秋声。秋天甚短,短到思念时,可以一日三秋。又是一年中秋了,不能回家过节的外乡人,有着各自的无奈和牵挂,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“月亮”,于是将故乡披在了肩上。

新疆克州乌恰县,位于天山南麓与昆仑山的结合部,帕米尔高原上。有人曾说 “当你见过了帕米尔高原的星空,从此其他的星空恐怕都将成了将就。”在这漫天繁星下有着这样一群电建人,他们用披星戴月,守护着万家灯火。

把他乡变成故乡

杨加林,四川乐山人,2013年因为公司援疆建设项目来到了祖国西极,原本计划待三年,是什么让他一直坚守到了现在?

是责任让他来到了乌恰。初到乌恰,主体工程正在推进,营地也只是一片荒地,陌生的环境、艰巨的任务,让他也有所顾虑和担忧,但年轻的时候面对工作有种莫名的使命感,便抱着不虚此行、不辱使命的态度,一头扎进了工作。从塔日投产发电、光伏建设再到现在集控中心建成、夏特投产发电,说起这些感觉历历在目,细数时间,惊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。

是责任让他选择了乌恰。他感慨道,做这行的,其实已经做好与家人聚少离多的准备,家人似乎也默契的将这种缺席习以为常。妻子将家照顾的很好,老人康健,小孩听话,也感谢妻子与家人的支持,才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工作。也知道家人其实想让他离家近一点,但这么多年还是无条件支持,给了他走向更远的勇气。

当问起,是什么让你留在了乌恰。“一个公司并不是离不开谁,但至少我还有自己的价值,这里有我的汗水与心血,家乡有我的牵挂,年少出走,也许是为了更好地回去。”多年与同事相处的时间比家人还多,但是自己很幸运,也很欣慰,大家就像兄弟姊妹一样,一起嗅过沙枣花的芬芳,听过胡杨树叶沙沙响;一起望着月亮思故乡,在漫天飞雪里话着家常。

“也许,我早就把这里当做了我的故乡,一个可以收藏起来慢慢封存的地方。”离开的理由其实有很多,但留下来的理由其实一个就够了。

妈妈的孩子是妈妈

杜秋萍,新疆喀什人,2013年一毕业就来到了公司。这个行业本身就是男多女少,在现场工作的更是凤毛麟角,而她是当时现场唯一的女职工,也是目前为止公司现场待得时间最长的女生。因为性格豪爽,被同事称为“杜哥”。说到工作,她只是轻描淡写说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就好了,其实工作的艰辛,如人饮水罢了。

原本计划今年回家过中秋,但因为设备检修工作和疫情,今年又不能回去了。“但也很庆幸,可以与同事一起过节,这么多年,感觉像是家人一样,也就不遗憾了。”

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说起孩子,就红了眼眶。虽然家在喀什,但因为工作原因,丈夫几乎承担起了照顾小孩的全部任务。“有时候儿子说其他小朋友都有妈妈抱得时候,我也想让妈妈抱,突然整个心都碎了。”也许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和坚毅,在为人父母后,才方知父母的不堪和软弱。似乎孩子不在身边,长得格外的快,成长不能重来,童年也只有一次,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有时间能多陪伴自己孩子,希望他们能健康快乐的成长就好。

吴家有女初长成

吴思宇,新疆(北疆)博乐人,2019年来到了乌恰参加工作。

小树苗总会长成参天大树。对于来这里工作,家里人不是很支持,尤其是父亲,觉得离家太远,一个女孩子没有亲人在身边照顾,遇到困难只能自己解决会很辛苦,其次是工作的环境处处都存在危险,每天都要接触电、转动机械设备等。但是她对父亲说,“我总是要长大,我也会独挡一面。”其实,在来之前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南疆有乌恰这个地方,那天她在地图上查了很久,据说,那是祖国最后一个日落的地方。网络有个段子来形容新疆,“新疆很大,大到快递都怕。”事实也是这样,新疆太大了,北疆到南疆横跨两千多公里的距离,就算当地人也不见得把新疆全部走遍。

吴思宇依稀记得入职报到从喀什坐车来乌恰的情景,看着路边的树越来越少,树影飞快的消失在身后,心里忐忑不安,“说实话我确实有点紧张。”

“这里没有苹果的绯红,却有杏子的秋黄;这里没有城市的车水马龙,却有家的温暖。”很快,便在这里度过了第一个不回家的春节,虽然没有回家,但与同事们一起吃团圆饭、看春晚,同事的温暖弥补了没有回家的失落感。“能够在这里待这么久,还是公司工作氛围吸引着我,公司领导和蔼可亲、同事团结友爱、师傅们倾囊相授,小伙伴的相互支持。”人生总要经历很多第一次才会成长,她也用实际获得了父亲的理解与支持,但还是很心疼。

“今年是我在公司过的第三个中秋,我愿和同事们一起奋战一线,保证大家的供电团圆。”

此心安处是吾乡

罗斌,2013年因为产业援疆项目来到乌恰,一干就是九年。

“既然来了,就要干好,干出成绩!”与寻常的日子相比,这九年便成为生命中最特殊的人生体验,值得长久铭记与回味。说起工作,他如数家珍,当提到家庭时,他却陷入沉默之中。他说:“对于工作我问心无愧,有计划,有方向,也付出了全部的精力。但是对家庭……”

“整年不在家,一说家里有点什么事儿,总是没时间。可只要电站有丁点大的事儿,立马就来了精神头儿。”这是妻子对他的评价。

家人的理解,让罗斌很心酸,但是工作和家庭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工作,他说:“离开电站时间长了,总是惦记”。

在他看来,能有机会司参与援疆,不仅是一种历练,一次成长,也是一种幸福。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体验,所以,静下心来细细回味走过的九年,也是一种享受、一次洗礼、一种幸福。初到时的新奇与感慨,经历中的忙碌与泰然,九年仿佛只是弹指一挥间,工作因忙碌而充实,生活因友谊而添彩,思想因经历而成熟,试问乌恰应不好?却道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再短的路,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,再长的路,一步步也能走完,人生海海本似冒险,还好,时间会懂得我们的倔强。四季流转,诉说着光阴的故事,我们仰望着月亮的阴晴圆缺,感叹着着别人的悲欢离合,是否仍然坚信月是故乡明呢?我们或因追逐梦想,或因生活无奈而背井离乡,也曾在坚守还是离开之间,彷徨不觉,现在终于明白了,无论一个人走到哪里,心安的地方,就是故乡。

这个中秋,我们在乌恰挺好的,你呢?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