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
> 党群工作 > 团青工作


越是成熟 责任越重——刘开燕

时间:2015-05-12 作者:刘开燕 字号:[ ] 分享

http://ctc.qzs.qq.com/ac/b.gif越是成熟  责任越重


记得大学时,读米兰昆德拉的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,后来被翻译为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,虽然只是一个语序的变化,却使得书名和主题更为贴切。不过它的英文书名《The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》,译者碰到"Being"时,大致会翻译成更朴实些的表达,如“生存”“生活”“状态”,就像哈姆雷特说的“to beor not to be”,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个死掉的问题,而是更深层次的追问。所以,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大致上所要探讨的实质应该是“不能承受的存在之轻”。

据说上帝创造了世界之后,也创造了动物,于是召开动物大会,来给动物安排寿命。上帝说:“人的寿命是20年。牛的寿命是30年。鸡的寿命是25年。”人说:“上帝呀,我非常尊敬您,但是我的寿命也太短了,人生的很多乐趣享受不到了。”上帝还没有说话,牛就说了:“上帝呀,我每天都要干活,您给我30年的寿命,我就要做30年的活儿,太辛苦了,能不能少点。”鸡也说:“我每天报晓也很辛苦,能不能少点寿命。”上帝说:“好吧,牛和鸡,把你们20年的寿命给人吧。”从此以后,人就有了60年的寿命。在前20年“像人一样”快乐地活着,下一个20年是为家庭活着,像牛一样辛劳,最后20年是报晓的鸡,起来得最早,叫全家人起床。

放在当下,我会更直接的去理解人的一生,就是在生存的“自由”与“束缚”之间作斗争。即生活的舒适状态和生存的厚重责任。往往从别人嘴里,听到评论我们这一代人的时候,无意中就贴上了标签,虽然不是明码标价,却也从字眼里听出了褒贬之意。当“中国梦”放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的时候,我会审视自己,“你还有梦想吗?”。我想大多数人跟我一样,还处在为更好的生活打拼,梦想可能与信仰和现实都没有关系了。我认为的梦想往往跟生活联系在一起,那样的梦想多少也跟责任分不开,是一步一个脚印,一步一个台阶……

 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。有些责任是与生俱来的,有些责任是因为工作、朋友而产生的,这些责任是每个人推脱不掉的。比如作为妻子的丈夫、儿女的父亲、父母的儿子、公司的员工,每一种身份即是一份责任。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不需承担责任的工作,相反,你的身份越多、权利越大,你肩负的责任就越重。

就像我偶尔会跟电厂的同事们聊天:“对于你们而言,“三班一倒”的生活枯燥吗?”“在这大山沟沟里,每天都围着这些冷冰冰的机器,不无聊吗?”“你们的梦想是什么?”回应我的,是面对生活不畏挑战的坚定和面对家庭为人父母的责任。

然而,回想,在20岁之前,他们何尝没有天马星空的梦想呢?但是大学毕业后,面临形色匆忙的社会和日趋成熟的自我,终于心中最纯真的梦想转化成了对生活最真实的感悟。因为我们除了梦想还有责任,我们身上肩负的责任,使我们活的更有意义,如果人没有负荷,便只是轻飘飘的存在,所以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。背负起责任,生命就有了重量,便从虚幻的“轻”中挣脱出来了。

人的一生,就像是一曲不断跌倒和爬起的交响乐。电站上的人们,背负起肩上的责任,用自己勤劳的双手,哪怕是在艰苦的岗位,在枯燥的工作,或者是在远的距离。为了赡养老人,照顾妻儿,在生存的厚重责任感下坚强行走,似乎大家用梦想换回了一个圆满的家庭,体味着中国人的家庭观念和传统的文化美德,这或许就是一切梦想最终的样子。他们不害怕承担责任,在工作里,生活里,可以自豪的说,我是一个男子汉。

在疲倦的背影里,每每传递着一种为幸福而努力的箴言。就像常回旋在我脑海里的那句诗歌:

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/既然选择了远方/便只顾风雨兼程

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/既然钟情于玫瑰/就勇敢地吐露真诚”

无论现在的你,是以何种姿态面对生活,都不要辜负青春。当你青春已逝的时候,回过头来,问问自己“我的青春还好吗?”。我想我们这一代人,应该是活在优越的物质条件下的,那么为了继续享受这种优越,我们就要更加努力去赢得生活,要肩负起成立一个家庭的重担,但这何尝不是一种成熟?引用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:“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,让我们屈服于它,把我们压到地上……负担越重,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,它就越真切实在。”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